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中鸠山先生的一句历史名言说起
2017-10-13 00:10:06
  • 0
  • 1
  • 9
  • 0

祖孙三代赴刑场

子子孙孙打下去,杀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

仇恨入心要发芽

李玉和赴宴斗鸠山

当年曾经名噪一时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已经成为我们这一代人五十年的深刻记忆,回想发生在五十多年前的那场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在全国性的大力普及革命样板戏期间,才16岁的我参加了由单位组织的排练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的工作,当时,由于父亲自杀之缘故,我的政治身份是一名受社会歧视的黑五类,扮演的人物自然是剧中的一名令观众同志们切齿痛恨的日本鬼子宪兵队,扮演李玉和、李铁梅、李奶奶的都是清一色的苦大仇深、家庭出身好的红五类,这个就叫做“反面人物扮演反面人物,正面人物扮演正面人物”。

由我扮演的那个日本鬼子宪兵队正好符合我当时16岁的胆小、懦弱、孤僻和沉默寡言的性格特征,记得当时上台表演的时候,我穿着日本鬼子的服装,我的手里还拿着一面日本鬼子的太阳膏药旗,在舞台上转圈跑龙套,一句台词都没有。

本来剧中的那些唱腔和台词都已经被我背得滚瓜烂熟,五十多年过去了,这些东西现在我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唯有剧中由全国京剧著名表演艺术家袁世海先生扮演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鸠山先生在剧中讲的一句经典台词至今还没有忘记,这句经典台词在剧中是作为贬义词出现的,记得鸠山先生的原话是这样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听听歌曲,喝点美酒,这是神仙过的日子!】。

其实,经过我的考证,这几句话的头两句,并不是鸠山先生的发明创造,而是出自一千多年前【三国演义】中曹操,即曹孟德的诗【短歌行】中的头两句----

曹操的诗句全文如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把曹操的这首诗歌用今天的话语翻译出来内容如下:

一边喝酒一边高歌,人生短促日月如梭。好比晨露转瞬即逝,失去的时日实在太多!
席上歌声激昂慷慨,忧郁长久填满心窝。靠什么来排解忧闷?唯有狂饮方可解脱。
那穿着青领(周代学士的服装)的学子哟,你们令我朝夕思慕。只是因为您的缘故,让我沉痛吟诵至今。
阳光下鹿群呦呦欢鸣,悠然自得啃食在绿坡。一旦四方贤才光临舍下,我将奏瑟吹笙宴请嘉宾。
当空悬挂的皓月哟,什么时候才可以拾到;我久蓄于怀的忧愤哟,突然喷涌而出汇成长河。
远方宾客踏着田间小路,一个个屈驾前来探望我。彼此久别重逢谈心宴饮,争着将往日的情谊诉说。
月光明亮星光稀疏,一群寻巢乌鹊向南飞去。绕树飞了三周却没敛翅,哪里才有它们栖身之所?
高山不辞土石才见巍峨,大海不弃涓流才见壮阔。我愿如周公一般礼贤下士,愿天下的英杰真心归顺与我。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如果站在今天的角度上分析这两句话,无论是出自曹操之口还是鸠山先生之口,我认为都是十分正确的至理名言,现在,所谓的【听听歌曲,喝点美酒,这是神仙过的日子】,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早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在吧厅里或者自己家里,人们一面欣赏着U盘里面海量储存的歌曲、戏剧、曲艺、电影、电视剧等等,一面喝着美酒加咖啡,过着一种抛头颅洒热血的先辈们所向往的悠哉悠哉而好不快活的神仙日子!确实,这就是鸠山先生所说的那种“神仙日子”。

其实,人活一世,人生苦短,除了那些夸夸其谈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理想主义者,除了那些脑子有病的嫉妒脑残者,谁不希望自己这一辈子的日子过的好一点,吃的丰富一点,穿的时髦一点,住的宽敞一点呢?追求人的幸福生活是人的本能!那种永久性的“子子孙孙打下去,杀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和“仇恨入心要发芽”的咬牙切齿式的、复仇式的生活,并不是我们这些普普通通老百姓所追求的生活!因为我们老百姓没有那种企图篡夺国家政权的野心!我们还有更高的追求和梦想!比如我自己的追求和梦想:我这一辈子什么时候能够出国到最好的世界乐园旅游一趟,看看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美国的山和美国的水,该有多么的好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